深圳出現內澇的原因有哪些?解決城市內澇有什么措施?黑臭水體怎么治?在世界環境日來臨之際,深圳水務集團公司與深圳報業集團聯合舉辦的第三屆水務公益講座在特區報業大廈報告廳拉開帷幕。

雖然深圳下著雨雨,卻擋不住人們的熱情,講座受到了近500名市民熱捧。

本屆水務公益講座由深水管網運營部部長張劍、技術研發中心韓小波主講,聚焦城市內澇治理、海綿城市建設、防洪排澇專項管理、黑臭水體整治等。深水集團公司董事長韓德宏、總經理胡嘉東、副總經理周黎明、楊小文、總工程師張金松以及來自深圳市國資委、人居環境委、水務局的專家親臨現場與市民互動。


胡嘉東致辭表示,水務公益講座已經連續開展三年,這是深水集團深入貫徹落實市委市政府治水提質工作要求,著力提升城市供排水服務保障水平的重要舉措,也是深水集團作為市屬國有水務企業積極承擔社會責任、真誠回饋社會的善行義舉,希望以水務公益講座為平臺,增進與市民的聯系與溝通,提高市民參與水務管理的意識,也希望通過這種面對面的交流,聆聽市民朋友對供排水服務的建議。


作為一家全國性的水務與環境綜合服務商,深圳水務集團公司承擔著全市的供水業務及原特區內的污水處理業務。每年一到汛期,水務人就面臨 “防汛”大考。如何做好防洪排澇工作呢?據張劍介紹,每年汛前的專項檢查包括在建工地、火車站、立交橋底、市委市政府周邊等重要敏感路段。檢查人員不僅要進行管內檢查、管道潛望鏡(QV)檢查、閉路電視(CCTV)檢查、聲納檢查、潛水檢查等,還要對轄區范圍所有雨水口、易淤積的管段、大型雨水管渠以及對偷排泥漿和水土流失造成的管渠進行應急清疏。據統計,今年汛期以來共計投入搶險隊員951人次,出動巡查、搶險車輛209輛次,清理管道淤泥1萬立方米。


除了關注防洪排澇,海綿城市建設、黑臭水體整治也是民生熱點問題。現場深水技術研發中心的專家韓小波為市民做了詳盡的科普講解PPT如下:


“深圳”作為地名,最早出現在清朝康熙年間,蓋來自“深圳河”。圳者,田邊水溝。深圳,深水溝之謂。據清代康熙年間所纂《新安縣志》記載,深圳河在歷史上不僅深,而且水流急,每逢下雨便漲起大水,居民來往十分困難,常有人“不知深淺,動遭淹溺”。為此,由負責當地治安的官富巡檢司長官主持,于康熙二十八年,在深圳河上建造了一座“惠民橋”,此橋以石頭建造,就是今日“人民橋”的前身。深圳河屬于界河,此前長期未整治,河床狹窄,河道曲折,加上海潮頂托,洪水經常泛濫成災。1993年兩次臺風暴雨,深圳直接經濟損失達14億元,香港也損失慘重。

流域面積大于100km2的河流有5條,分別為茅洲河、觀瀾河、深圳河、龍崗河、坪山河.茅州河發源于羊臺山,觀瀾河發源于寶安民治大腦殼山,深圳河的上游是沙灣河發源于牛尾嶺,龍崗河發源于梧桐山,坪山河發源于三州田。

那么作為一個千萬級人口的城市,深圳每年排放16-17億噸的污水。目前我們全市有污水管網11600km,雨污水泵站156座,污水廠31座。2014年污水處理量達15.3億噸。


正是因為初期雨水的污染負荷高,因此初期雨水應該得到妥善的收集和處理。大量初期雨水如果直接排入河道會嚴重污染水環境。

以前的觀點認為,污水的排放、雨水的排放、雨水的徑流,進入受納水體之后,需要控制的是污染。如今,需要一種理念和目的的深刻轉變。首先,進入受納水體的處理后再生水不再是不得已的排放,而是對環境和生態需水的必要補給;其次,水的排放不只是關注控制污染的簡單約束,而是更加強調對水環境、水生態的修復功能;同時,進入地表或地下的再生水不是陌生的外來者,而是可以與原有的水生態系統迅速融合。

積極推行低影響開發建設(LID)模式,加大城市雨水徑流源頭減排的剛性約束,實現“五位一體”系統治水。

降雨時,河水陡漲陡落,無法蓄水;旱季時,徑流很小,沒有清潔水源補充,河流自凈能力非常有限,水環境承載力極其脆弱深圳是全國七大嚴重缺水城市之一,人均水資源擁有量為172m3/年,僅為全國水平的14.9%。每年的原水用量 19億噸,其中80%從東江引入,本地水源非常有限。

泰晤士河溶解氧大幅上升,飽和度在90%以上;有機物、氨氮等濃度削減85%,鮭魚重現。治理跨流域污染,靠的不僅是技術以及資金,更為重要的是,應解決缺乏暢通無阻的跨流域協調機制、充滿智慧的制度化設計以及讓流域下游地區充當主角的政策等問題。


2016年07月04日

2016年深圳水務公益講座【附“城市黑臭水體整治”PPT】

更新時間:

當前分類:

277418059

來源:      點擊數:    

  用戶評論

全部評論()

  • 評論列表
  • 發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钻石交响曲客服